“世界第一美少年”被人谣传死亡他承受太多疾苦只想快点变老

0 Comments

  特洛伊城里住着一位惊为天人的王子,王子的容貌连女人都自惭形秽。宙斯见过特洛伊王子后开始朝思暮想,一个邪恶的念头渐渐形成,宙斯变成老鹰把王子抓回了神界。

  宙斯让王子专门给自己倒酒,成了宙斯唯一的男伴,一个凡人一跃变成天神,王子并不开心,他想念家人,怀念凡人的生活,每天过得闷闷不乐。

  宙斯的妻子嫉妒心很强,看不得丈夫身边有别人,更何况还是个俊美的王子。一怒之下就把王子变成了水瓶,直接给挂在了天上,从此就有了水瓶座。

  我们今天说的这位就是水瓶座,他是上世纪中期的一位少年郎,他的命运就跟王子一样,凄惨悲戚。

  他的名气不是因为演技有多好,而是因为他的皮囊有多美,容颜堪称惊世之美,被世人誉为“世界第一美少年”。

  他有一个悲惨的童年,5岁时父亲弃他而去,母亲得抑郁症自杀身亡,他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小时候的他孤独自卑,俊美的脸上带着不符合这个年龄该有的忧郁。

  上帝没有格外的恩宠他,男生女相反而给他带来了攻击性的嫉妒和毁灭性的打击。

  1970年,意大利著名导演卢奇诺·维斯康蒂要把小说《威尼斯之死》拍成电影,为了更好地呈现影片效果,导演走遍了大半个欧洲,就为了要找到一个符合他条件的12岁金发碧眼的小男孩。

  脸色白皙、彬彬有礼,被金色的头发包围,可爱的嘴、迷人的表情,让人想起高贵的希腊雕像。

  导演在瑞典的一家旅店见到了伯恩安德森,导演顿觉词穷,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这个男孩,搜肠刮肚才想到这样几句话:

  男孩的嘴唇如樱花般的,肌肤细致如美瓷,仿佛希腊神话里的美少年,不,他更像是上帝身边的天使。

  是了,就是他,这就是他想要找的,导演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伯恩安德森,就像在看一道美食,只有吞进肚子里才能满足。

  当得知伯恩安德森的年龄已经超过12岁的时候,导演放松了所有的要求,只要是伯恩,其他的都好说。

  那年,伯恩安德森15岁,突然爆红的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红了呢?只是因为自己的脸?

  看过这部电影的观众根本不在乎电影内容是什么,他们只想看伯恩安德森。随后将各种标签贴在了他的身上:

  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国,本该是形容佳人的,用在伯恩安德森身上竟然毫无违和感,只要是见过他的人都会为他倾倒。

  伯恩在《威尼斯之死》这部电影里饰演的塔奇奥是个性取向比较模糊的人,影片中的男主迷恋塔奇奥的绝世美貌,最后为塔奇奥而死。

  他不知道的是,拍摄电影的制作团队大多数都是gay。导演为了让这部电影大卖开始造势,带着剧组的人去了他们常去的酒吧。

  在这个酒吧里,就连服务员的眼神都是很强的占有欲,伯恩感觉自己被他们用眼神冒犯了,他不舒服,但不敢反抗,他怕好不容易挣来的前途被毁掉。

  就因为他这张雌雄难辨的脸,外界竟然默认了伯恩的性取向,甚至把伯恩的写真放在一本只有gay才会看的杂志上。

  之后出现在他身边的只有两类人,一类是想要得到他的,另一类就是想要毁掉他的。

  赫尔姆特·贝格就是想要彻底毁掉伯恩的人,他是导演卢奇诺·维斯康蒂的情人,他恨伯恩抢走了原本属于他的塔奇奥角色,更恨他抢走了自己的男人。

  18岁时,赫尔姆特·贝格因为家庭矛盾离家出走,20岁时去《万千欢愉》的片场围观,被维斯康蒂发现,并给了他温暖和很多演出机会。

  维斯康蒂一直称赞他,说赫尔姆特·贝格是个“好演员”,维斯康蒂对于“好演员”的定义就是“绝世容颜”,还有就是要能跟他合拍的节奏。

  他买通了欧洲大大小小的杂志社,说伯恩滥用药物、当小三、甚至恶意造谣说伯恩已经死于空难、死于车祸等等,各种谣言铺天盖地。

  这些冷嘲热讽和流言蜚语就像蛛丝缠住了16岁的伯恩,让他呼吸不畅,挣脱不开。

  他想要摆脱现状,却找不到出路,他也不能反抗,到了这一步他仍然担心反抗会毁了自己的事业。

  于是,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饰演的角色不是同性恋就是空有美丽皮囊的公子哥。

  伯恩逃离伤害他的城市,来到日本追逐他的音乐梦想。日本的影视公司开始包装他,给他拍写真,伯恩发现自己仍然摆脱不了塔奇奥的噩梦。

  公司的摄影师让二十多岁的伯恩摆出电影里塔奇奥的各种姿势,说这样能积累人气。

  伯恩讨厌这种感觉,他厌倦了这种生活,回到老家,为了生活,只好去接一些小角色。

  都说谣言止于智者,但针对伯恩的舆论一直没停过,上帝似乎也遗忘了这个美丽的天使,任由他被人宰割。

  1976年2月,伯恩莫名其妙地卷入了一场谋杀案。好莱坞37岁的男演员萨尔·米涅奥在结束彩排回家的路上被刺杀身亡。

  1983年,伯恩突然宣布他要结婚了,妻子苏珊娜是位诗人,两个人在一起有说不完的共同话题,苏珊娜唤醒了伯恩沉睡已久的心。

  得知伯恩结婚的消息,此时的世人才醒悟过来,当初误会伯恩是同性恋,错得有多离谱。

  婚后生活是幸福的,他的笑容是纯粹的,妻子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两个女儿,本以为生活会按照这个轨迹一直幸福下去,可上帝就是看不得他好,就想要给他更多的折磨。

  1986年,他的大儿子夭折离世,妻子承受不住打击,精神状况出了问题,经常跟伯恩大吵大闹。

  跟苏珊娜的婚姻生活就像做了一场梦,梦醒了,一切美好又离他而去,他还要继续走下去。

  离婚后的伯恩没有再婚,他跟两个女儿生活在一起,在他们一起生活的还有猫咪、宠物狗和一只小仓鼠。

  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对于“混乱和痛苦”的过往,他似乎也释怀了,谈到曾经也能做到心如止水。

  他在乐队里当键盘手,长发飘飘遮住了他的脸,站在台下的观众静静地享受着音乐,没有人认出台上的长发键盘手就是曾经红极一时的“世界第一美少年”。

  他已经不需要再为了金钱而折腰,偶尔客串几个角色也是业余爱好,他更享受生活,享受现有的一切。

  看伯恩的近照神奇的发现,年少时的他如同天使般的存在,年老的他白发飘飘更像影片中上帝的版本。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