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说着没原型一边就差打张继科马龙身份证号了《荣耀乒乓》被喷冤吗?

0 Comments

看到网友的评论,相信《荣耀乒乓》的编剧李嘉一定觉得自己特委屈,毕竟他在此前接受《乒乓世界》杂志采访时表示,自己开展了大量的采风调研,采访了几十位运动员、教练员、体育记者以及家属,整理了26万字的调研报告。

李嘉还说道:“剧中包括两个主角在内的角色都没有具体对标的原型,他们身上结合了很多人共性的故事。”

明明声称做了大量调研,《荣耀乒乓》却在片头黑底白字地事先声明:本剧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但是看了剧就知道,这剧绝对不是“纯属虚构”,但你要说它做了大量调研,似乎也没人信。

中国国家队队长,人送外号“神算子”,每个对手的特点和弱点,都了如指掌;性格腼腆;小时候为强身健体开始练习乒乓球,后进入北京体校;早年间在省队实力垫底,差点被淘汰退队;

史上最快夺得大满贯球员,天才选手,性格桀骜不驯,性情飞扬,抗压能力超强,父亲是乒乓球教练,因违纪一度被开除出国家队。

但只要翻翻马龙和张继科的履历,就不难发现,这哪是没有对标原型,这是照抄原型啊。

马龙,中国国家队队长,出了名的“靠脑子打球”的球员,被刘国梁赞为“战术大师”,也有球迷称其为“神算子”。

马龙小时候选择打乒乓球的原因,是父亲觉得乒乓球既能“锻炼身体”,又“不容易受伤”。13岁时,马龙一度面临被省队淘汰的境地,后被教练关华安看中,把他从辽宁带到北京训练。

张继科,史上最快夺得大满贯球员,用时445天;奥运现场打瞌睡,抗压能力没的说;夺金后直接撕衣怒吼,性情飞扬可见一般。

而张继科的父亲张传铭,中国职业乒乓球教练,也是张继科职业生涯的启蒙教练。而在2004年,张继科因为违纪被国家队退回省队。

人物设定和角色经历的如此之雷同,如果这还不算“具体的对标原型”的话,不妨看看下面这两个具体细节:

徐坦准备放弃梦想回辽宁老家时,公交车车牌上写的是“鞍山”,马龙正是辽宁鞍山人。

如果上述主角的塑造尚可解释为基于现实的艺术加工的线届苏州世乓决赛剧情的魔改,则让观众更加无法接受。

在现实中的2015年的第53届苏州世乓赛决赛,对阵双方是马龙和方博,而非马龙(徐坦)和张继科(于克南)。

马龙当时4-2战胜方博夺冠,剧中的1-3落后的剧情根本没有出现在男单决赛中,而是出现在了同年的女单决赛中。当时丁宁对战刘诗雯,比分3—1领先,然后刘诗雯逐渐追上比分。

而剧中徐坦膝盖受伤倒地的剧情也并非发生在马龙身上,而是照搬了当时丁宁崴脚的一幕。

除了人物、情节的生搬硬套外,让观众无法接受的还有剧中那些明显与常识不符的情节设计。

要知道,乒乓球比赛现场的观众席,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发光体的,这对选手是很大的干扰。

剧中还称,徐坦和于克南同为国家队队友,却从来没在比赛中交过手…… 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同时期的两位顶级球员,怎么可能在正式比赛上没遇过?

在现实中,这种16岁没打出来的,在乒乓球天才遍地跑的中国,基本上就可以考虑改行了。而在《荣耀乒乓》中,编剧竟安排主角凭着一腔热血和不懈努力,就逆袭成了世界冠军。

现实中,马龙虽然也曾差点被省队淘汰,但那是13岁的时候。14岁,马龙就进入了国家二队,15岁升一队,16岁世青赛冠军,18岁就拿到第一个世界冠军。

在被退回省队后,于克南本来可以通过集训更快回到国家队,却拒绝了并放话称要凭本事打回国家队。被教练训话时还嘴硬:“在省队待得挺好的,我舒舒服服也能拿冠军。”

但凡编剧多采访几个运动员,就绝对写不出这台词来。这不是少年意气,这是蠢。

于克南的原型张继科,2004年被退回省队后,一贯桀骜不驯地张继科直接陷入绝望。张继科在山东队的教练尹霄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称,当时的张继科每天鸭舌帽掩面,羞于见人,还因为鸭舌帽挡着眼睛,掉井里两次。

事实上,《荣耀乒乓》在未开播前就曾引起过争议。在其放出的预告片中,主角徐坦有这么一句话:“我想要的,不是什么世界冠军,也不是大满贯,我就是想,想这么一直打下去。”

当时网友就有网友直言:“编剧你给我出来,这是一个运动员会说出来的话吗?”

而徐坦的原型马龙面对这一问题时,是这样回答的:“竞技比赛就是为了赢,如果不赢的话,就是全民健身了。”

一边说着没原型,另一边就差把张继科马龙身份证号写上去了;一边编剧声称经过长时间的采访调研,另一边却是人物剧情、场景台词均经不住推敲;一边打着青春热血竞技剧的旗号,另一边却是罔顾现实的虚浮情节……

《荣耀乒乓》的创作团队如此不真诚的创作态度,无论是对于中国“国球”乒乓球这项运动,还是那些为国争光的运动员们,均不够尊重。

截止到发稿,无论是《荣耀乒乓》官方、还是本剧编剧李嘉,均未对网络上的争议作出回应。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