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一大律师毁在手上 判坐牢9年

0 Comments

在纽约里克斯岛监狱一间肮脏的牢房里,米歇尔·罗特坎穿着一身普通的灰色囚服,脚登一双没有鞋带的白色运动鞋,满脸的落魄与无奈。这个纽约房地产界的著名律师、保守的犹太教徒,将在这里度过9年的漫长刑期,罪名是“非法占有他人财物”。而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名叫金伯莉·巴比利的脱衣。

与脱衣交朋友1993年,米歇尔·罗特坎从福特海姆法律学校毕业,来到“联邦住宅贷款抵押”公司,成为一位房地产律师。1995年他开办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由于业务上的关系,罗特坎经常接触到纽约房地产界呼风唤雨的重量级人物,遂对他们的生活方式产生了羡慕之情。在他眼里,成功人士的标志就是经常挎着漂亮女郎出入夜总会。耳濡目染之下,罗特坎开始陪着客户光顾一家名为“丰满”的脱衣舞俱乐部。每周至少去一两次,每次消费四五千美元,有时甚至上万。“但我总能把钱赚回来,因为这也是一种投资。许多银行家以前从来没有开过这种眼界:整晚喝香槟,两个膝盖上各坐着一位漂亮姑娘。所以当他们有生意时,肯定第一个想到我”,罗特坎回忆道。

在纸醉金迷之中,罗特坎一帆风顺地实现着自己的梦想。“他是纽约地产界最能干的律师之一,几乎和所有银行家以及开发商都很熟。但我们不喜欢他,因为他太厉害了”,罗特坎的同学兼朋友安德鲁这样评价他。

罗特坎不仅在“丰满”俱乐部找到了成功和自信,还在这儿过上了另外一种生活。他和6名脱衣交上了朋友,经常听她们诉苦,帮她们解决问题。但罗特坎对这些一无所求———包括性方面。

1996年9月,一位朋友把金伯莉·巴比利介绍给罗特坎。后者是一位29岁的金发女郎,穿着一条吊带的紧身长裙,曲线动人,罗特坎当时就喜欢上了她。金伯莉为罗特坎跳了舞,又陪他聊了几个小时(这种服务的标价是1000美元,还不算小费)。此后两人又通过几次电话,就开始定期约会了。

相识还不到一个月,金伯莉就开始抱怨没有车很不方便,于是罗特坎花几千美元给她买了一辆二手车。谁知没过多久这辆车“被盗”,罗特坎索性给她买了辆崭新的本田。在金钱上,罗特坎从不吝惜。

金伯莉和丈夫分居后,罗特坎在格林威治村为她租了1套3个卧室、3个浴室的豪华公寓,光租金每月就是6000美元。他还给她的两个孩子请了保姆。同时,罗特坎决定给金伯莉找一份体面的工作,便利用关系在“城市地产”给她找了份差事,但金伯莉讨厌这份工作,没干几天就辞了职。此后金伯莉到“韦切斯特社区大学”去念书———当然是罗特坎付学费。她想成为一名教师。

由于金伯莉不再跳脱衣舞,罗特坎希望她能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为她开了账户,买了保险,重建了个人信用。当金伯莉抱怨租来的公寓太小时,罗特坎1998年又花31万美元给她买了一座房子。

“如果你以为这是一个金钱与肉体的交易的话,那你就误会了。我遇见金伯莉时快40岁了,不像年轻人那样初次约会就想上床,我俩之间主要是精神的吸引”。罗特坎说,与金伯莉的亲密接触仅限于拥抱和接吻,尽管也曾裸体共眠,却从来没有发生过性关系,因此他把自己的行为称之为“没有通奸的外遇”。

为情所迷触犯法律1999年,金伯莉的丈夫死于车祸。罗特坎认为终于有机会“与她发展真正浪漫的关系了”。为此他决定帮助她实现一生的梦想———拥有一家夜总会。金伯莉在圣马克斯选好了地点,投资200多万美元,建成了一家颇具规模的夜总会,并且取名“海妖”(希腊神话中半人半鸟的妖怪,常用歌声诱惑过路的航海者而使航船触礁沉没,这个名字似乎也预示了罗特坎的下场)。根据起草的所有权协议,这家夜总会由他、金伯莉和金伯莉的母亲共同拥有,每人有1/3的所有权。

但是罗特坎很快就发现,金伯莉在外面一直宣称这是她的夜总会,好像她是韦切斯特冒出来的富婆一样。“她成为社交圈里的宠儿,更让我恼火的是,她喜欢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甚至上床。”

2000年10月,就在“海妖”开业后不久,罗特坎终于忍不下去了。他在一天早上6点带着武装警卫查封了“海妖”,并给金伯莉送去了法律通知书,告诉金伯莉,她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合伙人了,此外还发给她一份私人通知,宣布把她赶出自己的生活。金伯莉顿时慌了神,一天之中给罗特坎发来几十封语音邮件,否认对她的指责,并称罗特坎误会了她。几个星期后,当她拨通罗特坎的手机,承认错误并答应给他想要的一切时,罗特坎心软了,同意第二天见面。

此后两人又和好如初,情人节还双双跑到迈阿密度假。但是恩爱的日子没有维持多久,回到纽约后,一位朋友告诉罗特坎,金伯莉和“海妖”的经理有染,当初正是她极力劝说雇用此人的。罗特坎气急败坏,但他没想到还有更麻烦的事在等着他。

2001年4月,他和家人像往年一样来到迈阿密,准备在这里过犹太教的“逾越节”。可是刚到不久他就接到了银行打来的电话,通知他前几天签的一张支票因为没钱而无法兑付,随后他又接到第二个电话,称其它几张支票也有类似问题。罗特坎心里一沉: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自己挪用客户委托他保管的资金的事露馅了。

罗特坎虽然是个成功的房地产律师,但年薪也就在50万—75万美元之间。如果说这笔钱用来给金伯莉买礼物、租公寓、甚至买房还能勉强周转的话,在“海妖”上一下子投入200多万美元则不是他力所能及的范围了。而实际上,自从与金伯莉交往以来,罗特坎一直在偷偷挪用客户委托他保管的资金。如果客户将他告上法庭,他不仅会失去律师资格,还有坐牢的危险。

一位律师朋友告诉他上策是和受害者达成“还款协议”,以争取时间来筹集资金。罗特坎请求债主们宽限30天,在此期间他筹到了30万美元,但那只是他挪用金额的1/10。第三十一天,债主中受损失最大的阿尔弗莱德·格鲁纳到曼哈顿地区检察官那里正式起诉了罗特坎。

罗特坎对妻子肖妮说自己生意上遇到了麻烦,被人骗了,现在只有赔钱。可是在听证会上,当检察官陈述完案情经过后,每个人都目瞪口呆了。他们根本想象不到罗特坎与一个脱衣秘密生活了4年半,肖妮更是第一次听说金伯莉·巴比利这个名字。听证会后她很快按照犹太教的传统与丈夫办理了离婚手续。

罗特坎入狱后不久,金伯莉就想把他给自己买的那套房子卖掉。金伯莉称买房的5.5万美元的预付款是她支付的,那是她跳脱衣舞的积蓄,因此有一定的产权,罗特坎则说她一个子儿也没掏。现在法庭正在就此事进行调查。

这件事也使罗特坎进一步看清了金伯莉其人以及他们之间这段荒唐的爱情。“我为她进了监狱,身无分文,她却想独自卖掉房子。”但金伯莉却对他的指责不以为然,“他想把我描绘成自私卑鄙的坏人,但他这样做完全是自愿的,是他挪用别人的钱,我没有参与。他想指责我毁了他的生活,但他是个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知道他对我有许多浪漫的想法,但我多次告诉过他,我们只是朋友,最好的朋友,仅此而已”。

在狱中罗特坎悔不该当初,这段糊涂的爱不仅毁了他如日中天的事业,破坏了他长达21年的婚姻,也让他的3个儿子蒙羞受辱。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