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安倍时代日本向何处去?

0 Comments

2022年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参议院竞选宣传的过程中,在奈良遭枪击身亡。由于安倍是日本战后连续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而且2020年8月他第二次辞去首相职务后,还继续以自民党内最大派系首领的身份不断地干预着政府的人事和政策,所以他给日本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诸多方面都留下了较深烙印。

或许恰恰是由于这种影响太深,反而使他的突然离世对随后立即进行的参议院选举的投票结果几乎毫无影响,自公执政联盟赢得的总席位数与日本媒体在事件发生前的最后一次预测完全一致。但是,越是这样越值得我们关注。当一项事业进行到一半时,主推手突然离去,那么后面的人必然面临变局的选择。是继续还是改变,继续该如何继续,改变该向哪里改变?

日本的政党政治与美国政党政治的最大不同在于,美国是自由和保守两派各拥一党,界限分明,斗起来是你死我活。而日本由于冷战期间美国阻断了左翼势力的发展,使左右对阵变成保守的自民党占据主导地位的格局。左翼势力基本上只能扮演反对党的角色。自民党内则形成由不同主张和利益群体构成的派阀,轮流坐庄,可以随时事变化提出不同主张。党外的其他政治势力无所适从,反对党不断弱化。自民党则形成一党独大局面。虽然自民党也不断地分化,有时甚至分裂,但分裂出去的势力自己也很难稳固。就像一度执政,曾给人以日本要进入两党政治时代的幻觉。最后,还是自己分裂衰落。这次选举,自民党地位的稳固就凸显了日本政治的这个特性。

岸田和安倍的关系也是这样。两人虽然长期搭档,但岸田的背景是宏池会,安倍的背景则是清和会。虽然岸田执政获得了安倍的支持,但岸田是有自己想法的。安倍在的时候,虽有矛盾,但可以协调。如今安倍不在了,岸田要实现自己的执政设想,反而变成是“继承”还是修正或改变安倍“遗产”的问题。参院选举后,政府改组是必然的。岸田要想实现自己的执政设想,自然要尽量地任用自己的人。但如今,将面临如何既能如愿调整人事,又能维系党内团结的问题。目前岸田虽然强调要“团结”和“继承”,但终归是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实践的。所以,自民党内的整合将是未来一段时期的重大课题。

岸田上台最大的不同在于他提出了 “日本式新资本主义”。他认为“日本社会过去一直采用的新自由主义导致了严重的分裂”。岸田试图从重视分配入手,纠正“安倍经济学”带来的贫富分化加剧的后果,建立“增长和分配的良性循环”。

经济问题这些年来一直是日本政府面临的主要难题。自上个世纪末的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日本经济整体呈横盘走势。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按美元计,2000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为4.97万亿,2021年则为4.94万亿,20年基本持平。

安倍试图解决这一难题,但“安倍经济学”带来的经济增长有限,贫富分化明显。这种分化给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非常复杂。这也可以算作是奈良事件的一个宏观背景。然而,岸田要修正安倍的经济路线月临时内阁会议上敲定的经济财政运营指针“骨太方针2022”来看,岸田短期还难以完全摆脱“安倍经济学”的影响。

这次日本参议院选举最突出的看点是由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积极主张修宪的日本维新会,加上后来转向支持修宪的国民组成的所谓“修宪四党”的议席达到177个,大大超过了国会提议修宪时所需的参议院三分之二(166)议席的门槛。修宪属于安倍的“遗志”。安倍去世会不会使修宪势力的动能大大削弱,这个我们只能日后观察。但是,修宪产生的问题会从根本上影响目前岸田的外交。

岸田在6月的香格里拉安全对话会上提出所谓“岸田和平愿景”,其中提到“日本要以和平国家身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主导作用。但如果日本修改和平宪法,那日本就不再是“和平国家”。

日本的修宪有两个问题:一是宪法主权问题,二是“和平”问题。作为战败国,日本宪法是由战胜国美国主导制定的。能不能改是主权问题。历经了75年的宪法有许多与现实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不相适应的地方,日本普遍认为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当然可以改。但宪法第二章第九条是否可以改?则属于对和平的态度问题。

该条款规定日本放弃战争权,并因此不保持军队及其他战争力量。岸田所称的“日本和平国家的身份”正是在此基础上确定的。但是如今日本要修改这一条款,那就意味着日本不再是“和平国家”。

有些人建议不修改第九条,只是在里面写入“自卫队”。但事实上,写上自卫队就是修改该条款。军队和所谓“自卫队”的区别,一是基本军事政策,自卫队只能是防御性的,即日本现行的“专守防卫”;二是在军事能力上,自卫队只能有防卫武器。但是,现在日本自卫队早就拥有了像潜艇、航母之类的进攻性武器,这两年还部署了大量先进的F-35战机。自卫队事实上早已是一支军队了。严格说,自卫队的这些装备是违宪的。如果不修改宪法,自卫队的很多军事行动可以被质疑。如果将自卫队“入宪”,等于承认了它现在所具备的军事能力的合法性,也就意味着宣告“和平宪法”的死亡。如果考虑到,岸田政府目前还打算在今秋修改《国家安全保障战略》时,写上建设对敌方基地的“反击能力”。那日本的自卫队就将彻底成为一支新帝国的军队。日本就不仅不再是“和平国家”,反而可能成为东亚新战乱的祸源。

事实上,安倍执政期间一直采取对和平宪法进行事实突破的政策。例如他搞的“新安保法案”。这两年安倍一直在推动“向北约看齐”,要把军费提高到占国内生产总值(GDP)2%以上。这就属于要在军事能力上超越防卫范围了。

但是,安倍推动的这种强兵追求受到日本财政困境的制约。日本政府目前财政支出是税收的1.6倍,靠发债度日。截至2022年3月31日,国债余额为1241万亿日元,国民人均债务超过1010万日元。安倍在世时坚决主张通过增发国债来实现军费倍增,岸田对此并不赞同。那么未来岸田将会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呢?

安倍对日本影响颇深。但他对内追求修宪强兵,对外追求联盟抗中,已经把日本带入死胡同。现在日本面临着一个转折自救的机会。 (来源:北京周报网)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