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庆西区夺冠20周年 犹他双煞不忘怒斥轮休

0 Comments

“那是一支伟大的球队,那是一个伟大的赛季。”前爵士球员拜伦·拉塞尔说。

那是1996-97赛季的犹他爵士,那是球队历史上第一次拿到西部冠军闯进总决赛,那是盐湖城球迷最疯狂的年代。比赛日的夜晚,餐馆和街道几乎空无一人,球迷不仅将球队的标志涂上脸上,他们的车子、甚至房顶,随处可见爵士元素。

那是盐湖城举办全明星赛后的四年,距离承办冬奥运还有五年时间,在那个特定的时间和空间里,你很难发现没有人不在讨论爵士的比赛。

“如果你当时不在那里,你很难理解那种状态。”爵士前老板拉里·米勒的遗孀、也是现在球队的拥有者盖尔·米勒谈到当年的盛况时说。

“我没意识到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尼克斯助教、1996-97赛季爵士替补控卫霍华德·埃斯利说,“20年,看起来不像,这告诉你什么叫时光飞逝。”

20年弹指一挥间,但当年那批球员的脸上已经刻满岁月的痕迹,当年的球迷也已经成为了父母或祖父母。不过在2017年3月23日,爵士主场对阵尼克斯的中场休息期间,1996-97赛季的爵士成员再一次亮相能源方案球馆时,20年前的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

征战客场往往会被视作敌人,而3月23日的尼克斯主帅霍纳塞克享受的却是英雄般的礼遇,他依然坐在斯托克顿的身边,仿佛一切都没有变过。之所以选在这一天举办队史首夺西部冠军20周年庆典,也是考虑到霍纳塞克和尼克斯助教霍华德·埃斯利能够顺利参加。

早在一个多月前,盐湖城当地电视台以及爵士官方推特就已经开始为这次聚会造势。“我们难以掩饰激动的心情迎来那支传奇爵士队的重聚。”盖尔·米勒在宣传片中动情说道。

比赛中场休息期间,当能源方案球馆的灯光再次亮起,训练师特里·克拉克、录像剪辑师、助教弗雷德曼、奈特、菲尔·约翰逊、总裁弗兰克·雷登、副总裁斯科特·雷登,当年球队的教练组与管理层率先亮相。

接着,格雷格·福斯特、山顿·安德森、亚当·基夫、克里斯·莫里斯、安托万·卡尔、奥斯特塔格、拜伦·拉塞尔、霍华德·埃斯利、霍纳塞克、斯托克顿,昔日爵士球星们依次出场,老板盖尔·米勒给每一个人都颁发了纪念相框,遗憾的是,卡尔·马龙未能到场。

最后登场的是传奇教头杰里·斯隆,身患帕金森综合症与路易体痴呆的老帅满头白发,步履蹒跚。75岁的斯隆为爵士拿到1223场胜利,尽管身体欠佳,但为了这次庆典,他依然来到了现场。

介绍仪式之后,斯托克顿接过话筒,走到场地中央。“为了这个活动,我们从各地赶来,提前几天来到了盐湖城,大家聚了聚,畅谈当年。感谢大家的支持,我至今仍记得当年在你们,在你们的父辈、祖父辈面前打球,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虽然我们已经退役,但我们的心永远会与你们同在,谢谢大家。”斯托克顿说道。

本次活动持续了几天时间,除了比赛期间的庆典,此前还有一次晚宴以及新闻发布会,斯托克顿和斯隆双双出席。“我们这些家伙喜欢竞争,”斯隆回忆起当年,“我们拥有伟大的球员,他们的激情很容易点燃。”

老友相聚,他们有聊不完的线年,当年的记忆和友情犹在。“再次和这些家伙聚在一起真的很有趣,”拜伦·拉塞尔说,“太多的回忆,我们的关系就像家人一样紧密,我把他们所有人都称作家人。”

提到自己最深刻的印象,霍华德·埃斯利说:“我们的更衣室,我们的友谊。”霍纳塞克则回想起了1994年自己刚刚被交易到爵士的情况,需要花多久融入这支球队当时在困扰着他,好在此前和马龙、斯托克顿多次交手,他们了解彼此的风格,霍纳塞克最终成为球队的三号得分手。

遗憾的是,爵士在总决赛输给了乔丹的公牛。首场比赛,乔丹压哨绝杀,天王山之战,带病出战的“篮球之神”几乎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砍下38分。4比2,公牛在联合中心捧起总冠军奖杯。马龙和斯托克顿,他们和雷吉·米勒、尤因等人一样,成为乔丹的背景板。

“那是一次伟大的经历,我们的终极目标是夺冠,但我们没有做到。”奥斯特塔格说,“我们付出了全部,依然遗憾收场。能回到这里庆祝是件伟大的事,但如果是庆祝夺冠20周年就更好了。”

时至今日,犹他爵士队史上依然没有一座总冠军奖杯,举行西部冠军20周年庆典也许在很多球队看来有些寒酸,但就犹他体育史来说,那绝对是最值得铭记的大事件之一。

“我们没有总冠军,但我们对我们完成的成就感到非常自豪,能回到这里和球迷一起庆祝是非常特殊的。”斯托克顿说。

爵士成立的时间不算早,他们在1974年进入联盟,1979年搬迁至盐湖城。20世纪80年代开始,爵士队成为季后赛的常客,1985年,斯托克顿和马龙在盐湖城聚首,1988-89赛季,斯隆挂帅,这支年轻的球队逐渐步入巅峰。

1991-92赛季,爵士第一次打进西部决赛,但被开拓者挡在总决赛大门外;1993-94赛季,第二次进军西区决赛的爵士又被奥拉朱旺领衔的火箭击败;1995-96赛季,爵士距离总决赛仅有一步之遥,但无奈以3比4不敌超音速(雷霆前身),第三次饮恨西部决赛。

1996年西部决赛,34岁的斯托克顿被加里·佩顿打爆,系列赛场均只有9.9分和7.6助攻,投篮命中率39.7%。当赛季常规赛,斯托克顿还丢掉了连坐9年的助攻王宝座。

看似有些老态的犹他双煞却在第二年打出巅峰表现,那一年,爵士在常规赛打出了64胜18负的战绩,首次以西部头名身份进入季后赛。在相继战胜快船、湖人和火箭后,登顶西部冠军。23年的等待,爵士终于杀出西部。

当年的爵士助教菲尔·约翰逊依然记得球队的成长轨迹,“我们埋头苦干多年终于做到了,”约翰逊说,“当时有太多优秀的球队,我们面对的是出色的开拓者、出色的超音速、出色的太阳、出色的火箭、出色的马刺,还有出色的湖人。在当时,他们都是实力强劲的对手。我们对我们来说,打进总决赛真的意味着很多。” 如果爵士的教练组和球员当年做出一些不同的事,球队能否夺得总冠军?回忆起那个赛季,约翰逊没有丝毫悔意。“我们这些球员已经做到了极限,我们战胜了那么多优秀的球队。”

霍纳塞克透露,夺得西部冠军后,他们为此进行了大规模的庆祝,“不仅仅是为我们,也是为教练,为盐湖城和犹他州。”

对盐湖城和犹他来说,那是历史性的突破,或许对他们来说,那就是总冠军。打进总决赛那一刻,斯隆、斯托克顿和马龙相拥而泣,“我们仿佛置身于天堂,我想,拿到冠军的感觉应该就是那样。”斯隆说。

斯托克顿佯攻内线,马龙做出一个完美挡拆,用庞大的身躯挡住追防的瑟莱特,斯托克顿随即提到三分线外,拜伦·拉塞尔的传球刚好来到手中。面对错位防守的巴克利,斯托克顿手起刀落,球进,哨响。

当能源方案球馆的大屏幕上出现这经典一幕时,时光回到了20年的那个夜晚。1996-97赛季西部决赛第六场,斯托克顿压哨三分绝杀火箭,爵士队史第一次打进总决赛。

激动的斯托克顿开始了芭蕾舞式的旋转,跳起一圈,挥拳,然后第二圈,挥拳……当年的《盐湖城论坛报》这样写道:“我们从没看过这家伙如此动情,他就像该被送进疯人院。如果不是霍纳塞克和马龙冲上来抱住他,也许他会转上50圈。”

斯托克顿的父亲深有同感,经营一家小酒吧的老斯托克顿感慨道:“我这个儿子,和女孩第一次约会,也没这么嗨。”当晚,酒吧内的所有客人享受了免单待遇。

“我不知道怎么去描述当时的感受,真的太惊人了,我只想去享受它。”20年后,斯托克顿回忆道。

那是犹他体育史最经典的一幕,“每个人,”爵士老板盖尔·米勒说,“都会记得那个晚上他们在做什么。”

一位父亲在比赛期间被赶出了家门,因为他的叫喊声惊吓到了自己刚出生的双胞胎孩子;还有一位爵士球迷由于太过兴奋,从沙发上跳起,被吊式风扇切伤了手指……

盖尔·米勒也有她自己的故事。当时她和丈夫拉里·米勒以及8岁的孙子赞恩正在一家餐馆外的停车场准备停车,当广播传来斯托克顿绝杀的声音时,“我们声嘶力竭地呐喊,开心得像个孩子。我确信,赞恩会认为我们是疯子。我不知道怎么,情绪在一瞬间就被点燃,可能是我们坚持多年终于得到回报所致。美好的有些不真实。一切都在突然间被释放,都是因为那记投篮。”

在23日比赛前,斯托克顿和队友以及斯隆都来到了爵士的训练场,对后辈进行指点和慰问。拜伦·拉塞尔和斯托克顿还复制了当年的那一幕,穿着牛仔裤的斯托克顿依然还记得细节,他在接球前做了一个冲进内线的假动作,接到拉塞尔的传球后,和当年一样,一次命中。

“那个进球让我们打进了总决赛,我认为,它扎根在每个人的脑海中。”斯托克顿说,“卡尔(马龙)像一个巨大的屏障,我得到了开阔的空间去出手那个三分。”

斯托克顿谦虚地表示,胜利不仅是他一个人赢得的,而是属于全队。“每个人都做出了贡献,那记投篮只是让整个过程达到高潮,让他进入梦寐以求的总决赛。在那之前,我们可是三次折戟西部决赛。”斯托克顿说,“所以说,我们经历了太多的失意,当我们最终取得突破,我觉得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得到慰藉,我们克服了太多。”

那记史诗般的投篮无疑是斯托克顿生涯中最值得铭记的一刻,他透露道,自己为那个时刻练习了无数次。“当我还是个孩子时,我在脑海中想过成百上千次那样的画面,但在那个时刻,你真的不会再次重现那个画面。”斯托克顿回忆当时的一幕时说道,“当时所有的声音都被我屏蔽掉了,非常安静。当机会摆在那里时,我能想的只是———我清楚记得当时的想法———‘坚持下去,完成这个投篮。’然后我做到了。”

谈起NBA历史最伟大球员,乔丹、贾巴尔、“魔术师”约翰逊、张伯伦……这些名字很快浮现在脑海中,而打出历史级别数据的斯托克顿和马龙的名字很容易被遗忘,他们穷极一生也没能换来一座总冠军奖杯,这就是原因所在。

斯托克顿在19年的职业生涯中一共送出15806次助攻,高居NBA历史助攻榜榜首,排在第二名的基德只有12091次,这看起来几乎是一个不可能被打破的纪录。同时,斯托克顿职业生涯还送出3265次抢断,同样排在NBA历史抢断榜第一位,优势也明显,第二名的基德只有2684次。

马龙职业生涯中一共砍下36928分,仅次于贾巴尔,排在NBA历史得分榜第二位,同时还有14968个篮板球,排名NBA历史篮板榜第七位。

两人之所以能打出这样的数据,是因为他们有着足够长的职业生涯以及钢铁般的意志。斯托克顿生涯共出战1504场,仅缺席22场比赛,出勤率高达98.5%,而且这缺阵的22场比赛中,有18场是在97-98赛季,另外4场是在89-90赛季,剩下17个赛季保持全勤。他职业生涯场均上场时间达到31.8分钟,在退役前的2002-03赛季,斯托克顿场均依然能够出场27.7分钟。

马龙在自己19年的职业生涯中,17个赛季上场时间超过80场,其中10个赛季保持全勤,职业生涯场均上场时间达到37.2分钟。在退役前加盟湖人的赛季中,尽管只打了42场比赛,但是场均上场时间高达32.7分钟,是典型的硬汉。

当年的NBA比赛强度要比现在更大,更加依赖身体让他们经受了更多的碰撞,所以老一辈的球员都表示现在的联盟“太软”。如今轮休的问题炒得沸沸扬扬,但看看犹他双煞,这才是职业的表现。

当年的爵士助教肯尼·奈特透露,斯托克顿和马龙非常反感轮休,“这些家伙会带伤上场,”奈特说,“他们不会让对手看到他们的软弱,总是让对手产生畏惧,他们会把伤处遮挡,无论如何他们就是要出场,而且不会显露出受到伤病困扰的姿态。”

“他们会克服任何事,即使是在训练中也不松懈。你可能认为他们也想休息,是的,他们打的时间太多了,但他们从来不会做出这样的要求。”奈特接着说道。

作为过来人,马龙和斯托克顿自然对当下的轮休问题感到不解。“如果你没有至少10年的NBA经历,就赶紧滚去打球!这不是工作,这叫打球。我们那些低收入的人群,比如警察、客服人员,他们更应该休息。可是他们却无法休息,”马龙说。

斯托克顿也在回到盐湖城参加活动时委婉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他说:“无论公正不公正,这只是我的看法。球迷是花钱来看他们喜欢的球星的,如果你受伤了,那没有办法。除此之外,你还可以说出于运动科学、争冠等各种原因,但我认为我们有责任在每个晚上出场,并尽全力打好每一场比赛。”

能源方案球馆外树立着马龙和斯托克顿的雕像,这不仅是因为他们的成绩,也为他的职业和奉献精神,他们就是爵士的精神图腾。

在1996-97赛季拿到西部冠军后,爵士在接下来的赛季再次打进总决赛。球队并不打算为那支球队举办庆典,因为这两支球队几乎相差无几。不过并不排除未来单独为马龙举办庆祝仪式,毕竟此番只有“邮差”一人缺席。

马龙的妻子在社交媒体透露,马龙之所以没能到现场和昔日好友相聚,是因为那天早已经做出安排,无法悔约。虽然没能亲自现身,马龙还是发来一段视频,对球迷表达了歉意,“我对你们有所亏欠。”马龙说道。

盐湖城当地媒体对马龙未能参加纪念仪式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没有什么事比这次伟大的重聚更加重要。前队友们也因此戏弄了马龙一番,斯托克顿开玩笑说:“没什么伤心的,我们已经批评过他了,这是他的错。他知道如果他不出现在这里,我们不会不放过他的。”

马龙当年没有和斯托克顿一样从一而终,职业生涯最后一年,他底薪加盟湖人,希望能圆冠军梦,但最终没能如愿。尽管离开了爵士,但他还是回到盐湖城宣布退役。“即使我离开这里一年了,但是我永远是犹他爵士的一份子。如果有一天我有幸进入名人堂,那也是因为我在犹他的出色表现。”马龙在退役仪式上说。

对于忠诚的话题,斯托克顿同样坚定,“我们真的很幸运,包括教练斯隆和雷登,以及老板米勒夫妇,是他们极力挽留让我们留下来,我们自己也希望这样做,因为我们渴望每年休赛期后回来能重新聚在一起,相互学习并且和大伙一起成长。当然忠诚是有代价的,每个人都渴望去寻找更好的机会,你必须做出自己的决定。对我来说,留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斯托克顿说。

一名叫做威尔·希利的球迷被犹他双煞的忠诚深深折服,“他们俩很特别,他们是那种愿意留在这里的家伙。”希利说,“我祈祷海沃德也能留下。”

明年夏天可以跳出合同的现任爵士核心海沃德,现在也将面临“忠诚”的考验,他的回答很现实,同样也没有前辈的态度坚定。“我认为每个球员离开或者留下都有不同的原因,”海沃德说道,“当然一直留在一个地方很酷,我小时候是看着雷吉·米勒的步行者长大的,他就是那种人们都喜欢的球员。这很酷,但就像我说过的那样,每个人情况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需要考虑,你不能因为球员选择离开或者留下而指责他。”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